Alex•L

瓶邪 楚路 神夏福华 刀男清安等等

我去学画画了,所以,文更不了了!妈的,画室收手机啊!拜拜了各位T_T

杀死那只知更鸟 其二

人物属于江南,OOC属于我
高中狗一只,更文时间不定,坑品难以保证,脑洞大开,不喜勿入,谢谢。
有私设,我只是想讲一个故事罢了。
文笔不好

“遇见这个词,大概是人世间最温暖且无限的了,它的到来仿若是伴着星光和清晨的第一缕微风,谁都渴求着它,谁都在等待着它。

路明非第一次遇见楚子航时,是在仕兰中学的开学典礼上,年迈的老校长站在高高的主席台上喋喋不休,广大的高一新生穿着军训服站在被太阳灼烧的炙热的操场上蔫儿得就像一颗颗脱水的小白菜,唯有楚子航一人,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坐在校长边上享受着主席台上方凉棚的阴凉,好不惹人羡慕。

“那是谁?”路明非听着身旁的人不停地谈论着主席台上根正颜好的学长了无兴趣,‘无非也就是那样‘他想,却突然听到身旁的人大叫了一声,“看,楚子航!”

有个词常说,叫一眼万年,对于路明非来说这个词形容的恰到好处,那天的阳光很足,楚子航的身影被阳光一照只余剪影,就好像胶片电影里的一瞬间,跨过无数的时间与空间,他们相遇了。

而后,路明非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只听到同学大喊一声“老师,这里有个同学中暑晕倒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路明非醒来时,他已躺在了医务室的床上,身旁医务室的老师侧过身子试了一下他的额头,对站在身后的人说“;好了,这下你不用担心了,他已经好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最好让他在休息一下。”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路明非呆呆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一遍暗骂自己不争气的身体,一遍想着怎么和父母谈起这事‘不知道老妈知道了会怎么样,说不定会写信回来嘲笑我呢,不过说实在的,他们都出去五六年了,怎么还不回来?话说,这个学校卫生搞得不错啊 ,天花板也挺干净的。‘

“同学”,站在一旁的人出声打断了他的思考,他把头转过去看向那个修长而又眼熟的身影,略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谁啊?”

“幸会,我是你的学长。”那个身影回答道,又仿佛是特意的,说“我一直在,我是楚子航。”

幸会,我是楚子航。

------------------------

“所以,这个故事其实是以两个男孩的相遇为开始的吗?”我一边在纸上飞速地疾写,一遍问,“可我不明白,为什么像你这样的屠龙英雄会选择讲这样的一段故事呢?”

“那我该讲什么呢?”先生反问到:“讲一个人类的英勇?讲他死去的伙伴?讲他爱慕的女孩成为了别人的新娘?讲爱他的女孩死在了黑暗中?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屠龙的英雄,我们本来就是龙,有谈何成为人类的英雄?”

“您的这个观点真有新意,在龙都死去的现在,我们混 血种就是‘龙‘了吗? ”我感到有些紧张,又有些无法描述的情绪如浸了水的棉花一样堵在我的胸口,让我感觉呼吸分外的困难。

“死了?不,龙从来都不会死!”先生好像十分愤怒,有十分的悲伤,他说:“我重临世界之日,诸逆臣皆当死去!”

算了,就这个排版吧!我懒得再改了

杀死那只知更鸟〔楚路〕其一

人物属于江南,OOC属于我。
高中狗一只,更文时间不定,坑品难以保证,脑洞大开,不喜误入,谢谢。
有私设,我只是想讲一个故事罢了。
文笔不好。


这个世界上一切的故事,大抵都是要从相遇讲
起的。这个故事很长很长,他们的相遇却太早
太早,就像在茫茫宇宙中的两个星球相会,而
后,他们一个变成了星光,一个则化为了虚
无……

“故事的起源要追溯回那个尚且由龙族统治的世
界,黑色的帝王端居在世界中央并高高在
上,他创造并杀死了他的兄弟——另一位白色
的王。”先生一边说一边轻抚着手中的铁皮盒,
他转过头问我:“你知道黑王是如何杀死白色的
王的吗?”

我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看着他,说:“并不是
太清楚,毕竟自从您那次的屠龙一战之后,所
有有关初代种及以上的资料都是保密的”我挠了
挠头,有些难为情地说,“可我的血统等级只是
个B,不够条件去借阅……”

他点了点头,附身从轮椅下的空格里抽出来一
本书递给我,并说:“你可以选择自己看,也可
以选择听我说,但是请注意,我要讲的不仅是
一个故事,更是一段历史,只是我希望你能把
它当成一段故事来听,可以吗?”

“可以,请您继续吧。”




PS:我现在感觉自己越来越懒了,这个故事才刚开始,我就已经想着怎么结束了。
另外,到现在都还没写到正经剧情,我也是绝望了!懒癌没得治啊!

谁能告诉我怎么排版啊!愁死我了!

杀死那只知更鸟〔楚路〕

人物属于江南,OOC属于我。
高中狗一只,更文时间不定,坑品难以保证,脑洞大开,不喜误入,谢谢 。
文笔不好


我第一次见到那位老先生时,正值寒冬,北风呼啸,他就坐在窗边的轮椅上看着窗外的一片白茫。
他坐姿很端正,就像一个小学生一样,我猜那是因为脊柱的严重老化导致他不得不僵直身体以缓解疼痛——这是每一个混血种老年都会面临的问题,他们活的越久,龙血的副作用就会越强,最终他们大概会变成一块弯曲蜷缩的石头——前提是他们能活那么久。他用他龙化现象严重的手小心翼翼地握着一个约有一掌大略有些坑洼的黑色铁皮盒子,那东西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好像稍微一用力就能碎成一堆碎渣一样,原本闪亮的金属外壳被氧化出一块块发黑的锈迹,好似死侍污浊的血液一般顽固地嵌在上面,怎么也消除不了。
也许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他转过身来,对我说:“你来了。”“嗯……是的!”我有些紧张,握紧了手中的笔,回答到:“抱歉,让您久等了,耽误您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他抚了抚手中的铁皮盒,对我说“别紧张,如今的我也不过是个快死的老头罢了。”和他那张苍老的面孔不同,他的声音异常好听,这并不是那种音色方面的有质感,而是吐字清晰,不像别的老年人一样口中像含着异物一样说话含糊不清,让人很容易就听得懂并心生好感。
“那么,就开始吧!”我略有些放松,不再那么紧张了 。
“…嗯,开始吧……”



预一

儿子的遗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