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L

这里阿简,混瓶邪楚路锤基ec等等好多圈子= ̄ω ̄=

关于他心似铁加更

就是吧,那个我之前不是说要加更吗……但是最近忙的快死了,要回学校要买用的东西_(:_」∠)_我现在还在高速公路上往东北走,回东北还得上酒店摆宴😓……所以最近那个《他心似铁》就更不了了_(:_」∠)_

但是不要抛弃我啊!等过完这几天我就更!
主要吧,我就是想问问,加更你们是愿意看正文,还是番外,你们想看洛丽塔梗不?就是养父(鬼父)万和正太小天使查的那种_(:_」∠)_我超想写!

占一下tag= ̄ω ̄=更文我就立马删掉
求回复求意见啊!

他心似铁其一十字军 3(ec)刺客万圣殿查


嘻嘻,大学下来了,我要去福建了!超兴奋呢!有没有山东妹子和我一样要去南方上大学的?给我介绍一下那边有啥好吃的呗(^ω^),还有大学军训要准备什么东西啊?宿舍里要带啥?有啥好用的东西给我推荐一下呗!跪求回复啊!

扫雷:
1、Ec同人,会有非X战警的人物出场
2、故事背景设定在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时期,会有部分修改
3、本文老万可能较渣,但不是那种抛妻弃子骗婚的渣法,只是因为信念不同
4、查尔斯近似第一战的查尔斯,比较天真
5、有能力,但会有部分修改,有部分私设,会出现能力增幅物品
6、文笔不好,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7、专业挖坑18年,刚结束高考,可能时间会比以前充裕很多,但我懒,坑品无保障_(:_」∠)_
8、草稿少,近似没有大纲,发展随缘
9、有部分借鉴刺客信条背景,但刺客信条出现较晚

马克思从昏迷中醒来,他看到了灰尘在穿过玻璃窗的阳光的照射下显出诸多繁杂的形态,他的身下是细软的上等羊毛织就的绒布,鼻尖充盈着熏香与烤制面包发出的焦甜香气,他便转过头,而后撞进了那一片蓝色的大海——虽不及矢车菊蓝宝石那般深沉令人着迷,却也是显得格外柔软的一片湛蓝。

“您醒了,”有着一双湛蓝眼睛的女仆边说着,边将烤面包、乳酪和鲜美的肉汤*(1)摆在了床边的桌子上,“请用,圣灵大人嘱咐过我,要您好好休息再用餐的,所以现在虽然有些晚了,但也请用餐吧。”
p
“谢谢,”马克思接过涂了乳酪的烤面包,问,“你叫什么名字?圣灵大人又是谁?”

“我没有名字,自我侍奉于真神,就早已舍弃了世俗名”女仆低着头微闭着眼睛,将茶叶挑进茶壶里,复而又抬起了,说,“若有有个称呼的话叫我玛格达就好*(2)。”她将热水倒入茶壶,又说,“是圣灵大人将您带回来的,您不知道吗?”

马克思想起那双温柔又哀伤的蓝眼睛,和那句仿佛带着哭腔的「对不起」。

“别称呼我为“您”了”,马克思接过玛格达递来的茶水,说,“就叫我……叫我……叫我艾瑞克*(3)就好了!”

“好的,”玛格达应声道,而后,她又转身拿出一套衣服,说,“虽然圣灵大人有意要您好好休息,但是,教皇陛下命令我,为您准备一套得体的衣服——他要见您。”

他想起了那一片血红和炸裂的铁蛇,以及那如毒蛇般阴毒可怕的眼神。

“他……圣灵大人……也会去吗?”

“我无意破坏您的美餐和好心情,但您得快些准备动身了。别担心,教皇陛下他是个好人,圣灵大人也会在场。”

他又回到了那个地方,恶梦好似魔鬼一样如影随形,昏暗的烛光下,他看清了那个脸上满是雀斑的少年亚历,他穿着洁白的衣袍跪伏在那个噩梦根源的膝边,教皇在这里!那个混蛋在这里!然后,他看到了那双记忆中温柔又哀伤的蓝眼神,它的主人额间挂着一颗硕大的成色上佳的绯晶,可再红艳的绯晶,也比不上那人如红玫瑰花一样柔软鲜艳的嘴唇。

真美啊!艾瑞克想,他的心忽然就平定了下来。

「谢谢夸奖,我是不是该叫你艾瑞克了呢?」脑海中瞬间响起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别怕,这是我的能力,如同你的一样」查尔斯俏皮地冲艾瑞克眨了眨眼,又“说”「我希望你别介意我的举动,我不是故意的,可你想的太大声了,艾瑞克,我很抱歉。」

不,他怎么会怪他呢?!艾瑞克想到,能听见吗?

「可以的,我的朋友。谢谢你原谅我,现在,我们得应付一下教皇陛下了。」

而后,那个噩梦开口了。

“你叫什么名字?”高高在上的教皇开口道,他一边如同抚摸宠物一样抚摸着亚历的头顶,一边挥手让侍卫进来,“这是艾玛,你的妹妹白皇后艾玛,让我想想你要叫什么名字比较好——毕竟,你有着不同呢——杀戮者怎么样?不不不,还是算了!叫你……”

「教皇陛下!他是我的,你已经有了您的白皇后了,他是我的」

“是的,我可爱的圣灵大人,他是你的,但这不妨碍我为他取个神赐之名,您会喜欢的。”肖侧过身向查尔斯微笑,又说,“就叫他万磁王好了。”而后,肖又看向台阶下的少年,说,“万磁王,年轻的磁控者,我要你加入我们的圣战为我带来胜利和荣誉,等到圣城耶路撒冷重归我等的怀抱,异教徒的鲜血重新刷洗祭坛,你会和你的妹妹一起,重归平静。”

「不,不是我们,只有你」圣灵站起身来,缓步走到磁控者面前,又说到「他不是万磁王,他是我的,他是艾瑞克!」

「向我下跪,艾瑞克!向我承诺,从今以后,你将忠诚于我,以我查尔斯•泽维尔之名,我将庇护于你!」查尔斯看着艾瑞克的眼睛,说「我要你发誓善待弱者 ,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发誓帮助任何向你求助的人 ,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发誓帮助你的兄弟骑士 ,发誓真诚地对待你的朋友 ,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4)你是我的艾瑞克•兰谢尔!」

“我答应你,查尔斯,”艾瑞克单膝下跪,将查尔斯的袍角牵在手中而后亲吻【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神】

此时,在一旁的教皇突然开口,他沉默不语时如同饮下的毒酒一般潜行而又致命,他说“我无意打扰你们,但是”他低声笑了一下,说,“现在,你该领取你的奖励了。”说着,他把一旁的雀斑少年推了出来,笑着说,“杀了他,万磁王!杀了他,艾瑞克,他是你的奖励!你还记得狼群和鲜血吗?”他看了艾玛一眼*(5)。

「艾瑞克,我在看着你!」

他记得父亲的头颅母亲的断手,还有哥哥流在地下的肠子。

而后,雀斑少年身上的珠宝脱落,金属制成的底托流动在他的身上,融成一片片利刃……

「艾瑞克,不要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你要变得更好!」

他记得艾玛的尖叫。

雀斑少年的皮肤被金属割裂,他已失去了他的手指和右腿,他咒骂不停。

「艾瑞克!你答应我的!」

他没法停下,他感觉自己变成了两个人,一个人在失声痛哭,一个人在放声大笑,一个人看着查尔斯,一个人手持屠刀!他感觉到一道墙壁横在他面前,隔绝了他和查尔斯,隔绝了他和理智,甚至隔绝了他和他自己*(6)。

「艾瑞克,别这么对我!别那么残忍!你给他个痛快吧!」

而后,艾瑞克感觉到了一个温暖柔软的身躯,那是一个拥抱。

血色蔓延,头颅滚落到教皇脚下*(7)。

1、肉汤:在奥斯曼土耳其,肉汤有两种,一种加人大量香料,用作酱料,价值较为低廉;一种是清汤,类似于我国的补汤,除非富贵人家,很少制作这种用肉又不填饱肚子的食物。具体你们可以看看《苏丹的禁宫》,注意一下这是Bg啊!我好多年前看的,当时可着迷了,还买书了呢!后来……我就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了_(:_」∠)_
2、玛格达上线了解一下!这个小姐姐是个要干大事的人!
3、我可算把名字改过来了!在这么下去我就要想去恩格斯了。
4、骑士效忠宣言
5、肖在利用艾玛的能力搞事情^_^
6、哦,我还是只说了吧!肖要艾玛用能力激起艾瑞克的愤怒,然后杀死雀斑,以证明艾瑞克是个杀戮者,证明他不是查尔斯心中的“艾瑞克”,而是“万磁王”。
……我是不是没写出来啊_(:_」∠)_
7、艾瑞克听查查的话,给了雀斑一个痛快。他还是爱查查的!信我哦!

因为最近大学下来了,所以决定加更,开心一下(^∇^)
今天真的是爆字数了,超累的,有些地方可能描写不够……我尽力了!我会努力练习文笔的!爱我!别走!给个回复啊!

他心似铁其一十字军 2下 (ec)刺客万圣殿查


扫雷:
1、Ec同人,会有非X战警的人物出场
2、故事背景设定在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时期,会有部分修改
3、本文老万可能较渣,但不是那种抛妻弃子骗婚的渣法,只是因为信念不同
4、查尔斯近似第一战的查尔斯,比较天真
5、有能力,但会有部分修改,有部分私设,会出现能力增幅物品
6、文笔不好,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7、专业挖坑18年,刚结束高考,可能时间会比以前充裕很多,但我懒,坑品无保障_(:_」∠)_
8、草稿少,近似没有大纲,发展随缘
9、有部分借鉴刺客信条背景,但刺客信条出现较晚

若要我说,这世间一切痛苦的来源都是别离,这世间一切悲伤的种子都是孤独,这世间一切愤怒的原因都是无奈。

肖坐在教皇的宝座上,他的脸隐藏在黑暗中模糊不清,身上的珠宝却在阳光的照射下灼痛他人的双眼,他问到:“就是他吗?他做了什么?”

阶梯之下,马克思被麻绳捆住了双手,他不安地回答到:“我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做!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对于他来说,那一天的一切仿佛一场梦境,他感到无比的愤怒,而后,他感觉自己感受到了厨房里的刀羊圈里的羊毛剪、铁制的十字架和木板间一枚枚生锈的铁钉,再往外是草棚中的草叉,以及他们手中的铁链和一支支铁剑锋利的铁制的箭头……他能感受到铁链如同蛇一般蜿蜒着——在他们的手上、腿上和脖子上——铁制的箭头从木杆上脱落,化作一根根尖锐的仿佛毒蜂一般锋利的针漂浮在空中,抑或那本就是一只只毒蜂?他不知道,但他知道铁蛇弯曲和缠绕时的一举一动和其间蕴藏的巨大力量,他也知道那一根根浮在空中的针的位置以及它们将会钉在哪里…

他闻到了铁锈和盐*(1)混在一起的味道,带着潮湿泥土的芳香和屋外羊圈里热烘烘的臭气…他从未感受到如此奇妙,即庞大而又如此细微的世界,金属在人间伸展融化成为他的手和眼、足与鼻。

“怪物!”雀斑少年尖叫着,“你这个怪物!”他颤抖着双手挥舞着木棒,将木棒狠狠的抡到马克思头上,然后他踹着被击晕的马克思的腿,低声咒骂到:“去死吧!异端!”

现在,雀斑少年面带谄媚的微笑,他跪伏在肖的脚下亲吻着他的袍角,肖看着他,“你确定你所言皆为真实?”

“我确定!我尊敬的教皇陛下,他诚如您卑微的信徒所言,是个操纵着冰冷金属的怪物!他是个异教徒!一个应被处死与绞刑架下的异端!”

肖站起身,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并与马克思对视,他掀起脸上的面纱,漏出那张布着伤痕的脸,他的左脸完好无损堪称俊美,他的右脸却满是烧伤后坑坑洼洼的皮肤——从耳边直到嘴角——然后,他对着马克思笑了笑,说:“这是你的同胞,那些异端给我留下的”他看着马克思颤抖的手,又说:“那么,来证明一下你自己吧!我不会杀你,你要有用才行!你有用我就会嘉奖你,你没有”他顿了一下,对着马克思耳边轻轻呢喃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然后,他站起身,对着侍从说到:“把他们带到【那里】,哦,对了,还有你,我的孩子,你叫什么?”他问雀斑少年。

“我叫亚历,陛下!”

“好,也把我忠诚的亚历带上,让我们看看,何为奇迹!”


而后,他们押着马克思来到了一个空荡旷达的地牢,他看到了由一根根漆黑的铁棍铸成的牢笼,他也看到了困在笼子里的家人。

肖搂着他的肩膀,对他说:“看到了吗?你的父母,你的哥哥妹妹?接下来,数到三,我会放进一群饿狼,你要么用你的能力杀了狼群救他们出来,要么用能力帮他们痛快的死,再或者,眼睁睁看着他们死。”

“不,这不可能的,我做不到!”他冲着肖慌乱地摇头。

“一”

他转过身,伸出双手尝试着去控制牢笼,他已经听到狼群的呼吸声。

“二”

他在哭泣。

“……三” 狼群进入了牢笼。

“啊啊啊!动啊!你给我动啊!”他在崩溃

狼群蜂拥而上,咬向血肉之躯,马克思看到了父亲的头颅母亲的断手,还有哥哥流在地下的肠子,他听到了戴娅的尖叫*(2)。

而后,仿佛神明降临,门外传来的是一声“住手(stop)!” 门内,铁制的牢笼在少年的目光下融化又重组成一把把利剑高悬于狼群上空,穿插进一头头饿狼身体里;利剑与狼群的缝隙中,金发少女尖叫着,她的皮肤乃至身体化为晶莹而又坚硬无比的钻石*(3)。

马克思高举双手,钢铁在他的身边扭曲变形,犹如一条条危险而又蜿蜒的毒蛇,他听见戴娅的尖叫、他听见自己的呐喊、他听见肖的狂笑 、他听见门被打开,脚步声从门边来到他的身后……

「安静下来,冷静一点!」*(4)

金属在房间里炸裂又重组,墙壁开裂。

「停下来,过度使用能力会伤害你自己*(5)!马克思,你的妹妹还在等你!」
声音很焦急

穹顶塌陷,石块掉落。

「抱歉,我很抱歉!」声音里好似带着哭腔。

而后,马克思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他看见了一双如矢车菊*(6)一般的蓝色眼睛。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1、铁锈和盐:指血的气味,该形容来自《暮光之城》里贝拉的形容,我觉得很贴切,就用了。
2、对,没错,看见残肢的代表死亡,听到尖叫代表还活着,死爹死妈死哥哥,但妹妹没事。
3、妹妹肯定没事啊!妹妹是戴娅啊!黛!雅!钻石了解一下!宝石之国钻石小姐姐了解一下!妹妹是白皇后艾玛啊!
4、查查登场,心灵感应交流开导中。
5、过度使用能力会伤害你自己:私设之一,但我觉得没毛病,这是伏笔啊!
6矢车菊蓝:蓝宝石评定标准,最顶级的蓝宝石不是皇家蓝,是矢车菊蓝,产量贼少颜值极高!矢车菊蓝宝石了解一下?

这里阿简,求扩列!
求回复!理理我吧!我一个人在这里自产自销好无聊的!发私信问我要剧透都行的!我快无聊死了!我好想剧透啊!我快控制不了自己的洪荒之力了!
_(:_」∠)_

对了,下把弄死那个雀斑!

他心似铁其一 十字军 2上(ec)刺客万圣殿查

扫雷:
1、Ec同人,会有非X战警的人物出场
2、故事背景设定在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时期,会有部分修改
3、本文老万可能较渣,但不是那种抛妻弃子骗婚的渣法,只是因为信念不同
4、查尔斯近似第一战的查尔斯,比较天真
5、有能力,但会有部分修改,有部分私设,会出现能力增幅物品
6、文笔不好,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7、专业挖坑18年,刚结束高考,可能时间会比以前充裕很多,但我懒,坑品无保障_(:_」∠)_
8、草稿少,近似没有大纲,发展随缘
9、有部分借鉴刺客信条背景,但刺客信条出现较晚

且不论圣战的开端和后续的罪恶,此时,让我们把目光投向城堡的一角,雅克布一家正坐在桌前享用一顿迟来的晚餐,面包堆放在藤条编制的篮子里,蔬菜浓汤正在锅中散发热气,瘦削的女主人用腰间围着的粗麻布围裙擦干了手上的水渍,然后捧着自己儿子稚嫩的脸开心地说:“我的马克思,祝你生日快乐,过了今天我的马克思就要成年了!多好的一天啊!多让人开心的一天啊!”

马克思的父亲雅克布是城堡里的治安官*(1),他们负责整个城堡的防卫工作,日日忙碌。显然,这已不是雅克布第一次错过马克思的生日了。

“他总是这样!”马克思的妹妹戴娅不满地说,她有着一头罕见的美丽金发:“这不是他第一次错过我们的生日了,我是说——他去年还因为一个偷窃领主苹果树上果实*(2)的小偷错过了我的生日!”

“别这样!”马克思说,“想想三年前,那个时候我们连黑面包都吃不上!”

“对啊!”马克思的哥哥马格纳赞同地点了点头,抚摸着妹妹那头柔顺的金发,说,“忙碌总是有忙碌的好处的,清闲才是最可怕的恶魔!弥赛亚在上,我可不想整日在街上游荡!”

“好了,好了!”瘦弱的母亲将孩子推到饭菜前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她轻咳了几下,苍白的脸上透着一丝病态,她给马克思盛了满满的一碗浓汤,摆到他面前,对他说“好好吃饭!”又转过头去对着马格纳和戴娅问到,“要来一些胡姆斯酱*(3)吗?我今天特意多加了一些调味,配着面包一定美味极了!”

“当然,妈妈!”

突然,屋外传来了一阵喧嚣,金属碰撞发出的锵锵声在静谧的夜里十分刺耳,雅克布就在这时闯了进来,他浑身湿透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铁锈的腥味,对着屋内大喊:“快跑!他们来了!”

戴娅惊声尖叫了起来,此时一支箭射了进来,钉在了马克思脚边。紧接着,更多的人走近了他们,这些人有的是是领主的农奴,有的是住在附近的铁匠、农民,甚至是昨天对他们笑脸相迎的邻居…他们高呼着“异教徒!”的口号,将雅克布一家用麻绳紧紧地捆了起来。

“为什么!?我们做了什么!”马克思一边挣扎着一边高声问到,他感到无比的愤怒和恐惧。

“为什么?只因为你们是犹太女人的孩子*(4)!只因为你们的弥赛亚*(5)!”马克思曾经的玩伴,一个有着亚麻色头发的满脸雀斑的男孩高声喊道,他脸色通红激动万分像醉了一样满口胡言乱语着什么“异类”“罪恶”,此时他好似疯魔。

然后,这群狂热的信徒高举着火把、木棍和草叉,他们一路拖拽,将雅克布一家带进了地牢。

自此,人民初窥圣战的罪恶端倪,后世将这一天称为异端沦陷日,无数犹太人和异教徒被捆住关在笼子里,而后由后世被称为圣殿骑士团的人们带到主的面前。无人可知,今天是一个十八岁少年的成人礼,一个乃至数个家庭破裂的一天……

1、治安官:负责整个城堡的防卫工作,一般住在门楼上,方便控制进出人群。
2、偷窃领主苹果树上的果实:在中世纪,领土内的一切都归领主,最充分的例子就是领主的初夜权_(:_」∠)_,哪个时候农民连烧柴都要向领主购买。
3、胡姆斯酱:一种由鹰嘴豆制成的有浓厚历史的中东的豆酱,是以色列饮食文化的特色之一
4、犹太女人的孩子:判断是否是犹太人的方式之一就是是否由犹太母亲生育
5、弥赛亚:救世主———犹太教徒和基督教徒有着共同的信仰基础,即圣经,但犹太教徒只相信被基督教徒称为《旧约》的一部分内容,在这个手稿中讲到救世主弥赛亚曾经来到人间,并建立了一个和平的王国,犹太教徒一直等候着这个救世主;而基督教徒把耶稣看作是弥赛亚。

他心似铁其一十字军 1(ec)刺客万圣殿查

我来还高考考的还行就开ec长篇的愿了。

扫雷:
1、Ec同人,会有非X战警的人物出场
2、故事背景设定在中世纪十字军东征时期,会有部分修改
3、本文老万可能较渣,但不是那种抛妻弃子骗婚的渣法,只是因为信念不同
4、查尔斯近似第一战的查尔斯,比较天真
5、有能力,但会有部分修改,有部分私设,会出现能力增幅物品
6、文笔不好,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7、专业挖坑18年,刚结束高考,可能时间会比以前充裕很多,但我懒,坑品无保障_(:_」∠)_
8、草稿少,近似没有大纲,发展随缘
9、会有部分借鉴刺客信条背景,但刺客信条出现较晚

对于处在社会底层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混乱而又动荡的夜晚,又或许这么说更恰当一点——对于这些无权无势的人来说,每一天都是无奈又苦涩的,他们的餐桌上摆着的是掺杂着沙砾和灰尘的黑面包,佐餐的只有一碗黑糊糊的看不清模样的酱菜,而在数公里以外的城堡里,上层社会的人们穿着丝绸佩戴着珠宝彻夜狂欢,贵族的餐桌上摆放着细软的白面包、奶酪、烤制的肉类和鲜美的浓汤,少女们头戴花环穿着束腰拖着笨重的裙撑在舞厅中伴着音乐舞蹈,音乐声中一支支军队手持长抢与盾牌鱼贯而出,一切的鲜血与暴力都埋藏在丝绸和美酒之下,在黑夜里能把城堡照耀的灯火通明好似白日的烛光也照射不到那些满是呻吟和痛苦的远方——而现在,我可爱的孩子,我虔诚的信徒,你们只需在高高的床垫上平静地躺下,做个好梦…
这是1096年的一个夜晚,罪孽的苦酒正于此刻酿造。
这是一座富丽堂皇的教堂,石质的雕刻显露出圣母玛利亚光滑的脸庞和丰腴的身躯,彩色玻璃拼接出的花窗描绘出一幅幅彰显主的旨意的画面,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房间的一边,此时屋内一半是光一半是影。
教皇乌尔班二世*(1)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手持权杖,头戴面纱,一颗硕大的深色绯晶*(2)在权杖上闪闪发光,这颗宝贵的能力增幅的珍宝正在以其独一无二的地位炫耀教皇的至高无上,乌尔班向前走了一步,冲着众人说到:
“我们想让你们明白,
是什么样的苦难带领我们进入你们的土地,
一份来自耶路撒冷的报告表明,
一个目无上帝的外来民族,侵占了基督教徒的土地,
并用刀剑、掠夺和战火,
屠戮了人民!”
他顿了顿,满意地看到下方燃起的来着地狱熊熊烈火,又说到 :
“主的信徒们!圣城耶路撒冷沦陷在异类手中以四百年之久!
他们用种种恶行,玷污并毁坏了祭坛,
他们割下基督的包皮*(3),
把血洒在祭坛上,或者倒入洗礼池,
他们把那些备受折磨的人,开膛破肚,拖拽鞭打!
并在他们匍匐于地,肝肠外漏时,
将他们杀死!”*(4)
乌尔班,这个世俗名曾为塞巴斯蒂安•肖的男人*(5)面带微笑,满意地注视着下方12名大主教、80名主教和数千信徒,他看出了他们的愤怒,此时他赞同他们将之付以暴行。
肖转过头,隔着面纱,他看向一个站在黑暗角落里的纤瘦身躯,说:“怎么样,我可爱的圣灵大人,感受到信徒的热情和信仰了吗?”
纤瘦的男人走出阴影,用他那双湛蓝的眼睛看向肖,“回答道”
「叫我查尔斯就好,陛下,我无意阻碍您的信仰和传教,可那些异教徒在圣城归来之时又该何去何从呢?况且杀戮是罪恶的,施暴之人当下地狱。」*(6)
肖听着脑海中浮现的话语,大声呼道:“众人皆知,杀戮是罪恶的!但在这圣战之中,杀戮与信仰并行,此战是受主的鼓励乃至奖赏的!在此我承诺,每个参与圣战的人,不论阶级不论地位不论年龄,都将得到永生救赎!死者将会升入天堂,伴以鲜花和圣洁天使的翼羽,你们的罪孽将在圣战的鲜血中被洗净!这是主的旨意!这是主的荣光!”*(7)
这是1096年,十字军于此时初见雏形。

(1)教皇乌尔班二世: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发起者,后八次十字军东征的奠基人,鼓吹圣战以巩固自己的权利。
(2)绯晶:私设起作用为能力增幅,轻微增幅无需接触,若是需要过大增幅,就需要与皮肤进行接触,并会耗费大量能量,能量用尽会化成粉末。
颜色越深能量越多,吸收能力时颜色会随之变浅。
(3)割下基督的包皮:指割礼
(4)演讲全文,来自BBC纪录片《The crusades》,特!别!好!看!
(5)乌尔班二世世俗名为:奥拓•拉普利,此为私设,因为教皇这个角色我私下里认为超适合肖,我可是给肖委以重任哦!
(6)此处查查在用能力,因为他在修“闭口禅”,查查的能力会在后文有增幅,毕竟他的设定是圣灵,上帝的第三位格了解一下,不开挂都不好意思的!
(7)杀戮是罪恶的:基督教的理念,但在十字军东征时期,鼓吹圣战施行主的意志,即为杀戮合法。
永生救赎:圣战的承诺,中世纪人民从奴隶到国王都活在神学氛围特别浓厚的环境里,换句话说就是愚昧迷信,坚信死后恶人入地狱善者升天国,乌尔班以死后升入天堂为承诺吸引了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约十万人——第一次十字军东征参战总共就十万人左右_(:_」∠)_,后世研究认为这十万人(也有说6万人)都是受永生救赎的鼓吹加入圣战的……特虔诚,现代难以想象的虔诚!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我知道很短小,将就看吧。

我来还愿了,高考成绩出来了,还行,所以我会先填楚路的坑,再开一个ec长篇(最近特想看虐的,所以大概会虐万),要是有时间就画锤基的同人(大概得复健一下),~\(≧▽≦)/~

高考要是考的好,我就开ec,锤基长篇,顺手吧楚路的知更鸟给填了_(:_」∠)_

我错了,我就不该用彩铅,累爆还没效果_(:_」∠)_

六张草稿,接下来几天就画他们了,因为最近超忙,所以大概是一天画一点而不是一天斩一张_(:_」∠)_但是很想慢慢画,毕竟是我的两个男神呢!但我估计没人能认出来是谁,毕竟草稿太意识流了嘻嘻嘻嘻@( ̄- ̄)@

我错了,我不应该用自动铅笔画素描的,md又灰又黑,等我考完我一定好好画一张基妹!求轻踢_(:_」∠)_